道南校史

本校成立于一九〇六年十一月八日(清光绪三十二年丙午年十月初三日)初名道南学堂,为本坡闽侨所创办,当时提倡最有力者为吴寿珍,张善庆、林竹斋、周润享、王会仪、李清渊、谢有祥、陈紫君等诸君,假天福宫福建会馆集众开会,通过逐年校费不敷由天福宫余款支补,并向本坡闽侨募捐四万余元为基金及开办费,并逐月月捐数百元为经常费,租大马路陈金钟之住宅(即今霸打鞋厂旧址)为校舍。由捐款人投票,选出董事四十名,负责办理,从中举吴寿珍为总理,林竹斋为监督,王会仪为监学,并延聘马微祥为校长,初时学生百余人,数月后突增至二三百,分八班上课,董事部诸君每日轮流到校视事。越年,马校长率学生数十人回国求学,校务乃由总教习李郁亭代理。

一九〇九年总理吴寿珍逝世,公举张善庆继任,并聘林芳为校长。一九一〇年二月十八日,周润享向黄仲涵捐募大银一万元购赠校址。翌年陈嘉庚接任总理,作第二次之劝募,得款达四五万元,于是兴工建筑,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三月间落成,遂名道南学校,从此校基永固,簧宇宏开。

一九一三年,周润享继陈君之任,聘林鼎华为校长,半载离去.一九一四年春,举薛中华为总理,时监督蔡耀东,因事辞职,由监学王会仪执揽大权,废除校长制,分学校为中英文二部(上午授中文,下午授英文)。一九一六年秋复行校长制,聘熊尚父主持校政。一九一七年陈嘉庚重任总理,授权熊君办理校务,并订约三年。一九一九年秋,陈君因筹办厦大事回厦,由其弟陈敬贤继之,任职两年许,先后聘顾郁候,张念祖,申炳韶,张鸿藻诸君主持校政。

一九二四年春,张春元接任校长,为期六载。迨一九二九年冬,福建会馆改组,致力教育事业,设教育科专司厥职。翌年春,本校由会馆接办。初聘金天放长校,同年八月,金君因事去职,由郑玄珠代理。越年六月又辞去。聘李天游继任,举行编级考试,提高学生程度修改行政组织厘订条例规程分设教务,训育,事务及各部,使权有所属职有专司,藉收分工合作之效。

一九三三年秋,李君辞职,聘何欣农继任,何君任职两年辞去。聘潘国渠接长校政,同年秋间即获当地政府甲等津贴,校政经潘君致力整顿,焕然一新,生数陡增,一九四〇年潘君转长麻坡中华化南中小学,改聘张述继任,越一年,会馆教育科主任林谋盛计划在学校附设商业专修班,以造就商业人才,太平洋战事起,校舍被炸,校务遂告停顿。

光复后即加修整,迅速复校,由福建会馆主办,会馆主席仍为陈嘉庚,教育科主任李振殿聘林居仁为校长。林氏就任后,对陶行知生活教育之精神,尽力推行,校中设有各种壁报,介绍文化人,新书时事,体育,文艺,音乐以及各种有教育价值之常识,后因学生拥挤,校舍不敷应用,乃分上下午班上课。

一九四九年陈嘉庚回国,陈六使出任主席职,教育科主任黄复康,为切实辅导学校计,特设教育促进会,联络四校员生,共同为教育努力。

一九五〇年冬,林君辞职聘黄啸云继任,改教务训育为教导制。开辟图书馆及体育场,续行生活教育,充实内容,并提高学生程度,一九五二年曾智生为教育科主任,致力协助福建会馆属校之建设及发展。

一九五八年末黄君辞职回籍,继聘洪长树长校,一九六〇年,班数增加,教育部批准高级教师一位,助理学校行政。并开辟科学室,音乐室,教具室,体育室,图工室等以供应用,充实设备提高学生程度,加强公民训练及课外活动,一九六四年全星小学离校考试获得一百巴仙及格。福建会馆教育科为提高属校学生英文程度,出资增聘英语教师,一九六六年本校加聘额外英语教师二位,增加英语授课时间,并改进英语教学法,从一年级起各班改用英语教授,训练学生听和讲,以补华校学习英语之缺点。

一九七一年洪长树校长退休,董事部推荐郑开国接任,由于受到市区重建计划的影响,学生逐年减少。一九七七年正月二日新学年开学前夕郑校长心脏病突发,不幸在任去世,即由高级教师陈毓灵继任至今。

鉴于旧校舍不适应现代教育的需求,福建会馆董事部便在一九七六年策划迁移和重建本校,即得到教育部的支持,资助和指导。一九八〇年初在马林百列现址兴建新校舍而在一九八一年底完成。

道南新校舍设备现代化,为东海岸一带的学童提供了一个美好的,完善的学习环境。一九八二年初正式迁校开课,改为英文源流,以华文或马来文为第二语文,招收各民族的学生。翌年举行新校舍落成典礼暨创校七十七周年纪念,敦请吴作栋总理主持仪式,盛况空前。

本校自一九九〇年起成为特选小学,开办预备班,加强母语教育并注重华族传统文化及道德教育,深受东区居民欢迎。本校目前拥有教职员七十二位,学生一千八百多名,由于教师工作勤奋,教学认真严格,历年会考成绩优异。

道南二三事

黄啸云校长在集会上致词。道南校友会,要出版纪念刊,来信征稿,初以为这是容易的事。因为我在道南任职八年。所为、所见、所闻的事,不胜枚举。但当执笔时,却觉得难。因为离校已久,记忆模糊;且资料全无,以何交差呢?只好凭记忆较深刻的,略抒二三事以应征。

我在道南任职,是从1952年至1959年,担任下午班教导主任,前后共八年。

道南学校是由著名的福建会馆主办的五间中小学中,最先开办的学校。距今有九十多年历史了,是一间历史悠久,规模大的著名小学。当时有学生一千三百多名,教职员工四十多位,在新加坡的学校中是数一数二的名校。

行政改组

当时一般华校的行政组织,分为教务、训育、总务、体育、音乐、美术等部门,各设主任一人负其职。学校由于学生过多,分为上下午班上课,教师也分为上下午班。于是主任一人,兼顾上下午两班的职务,与教师一比,是繁重多了。因此,道南学校加以改组,将教务与训育两部门合为一,称为教导。上下午分别由二人负责,所以才有上午班教导主任与下午班教导主任之分,两人职务相同。

这样改变的优点,是两主任各有一段自由处理校务或私人事务的时间。与其他教师的工作时间相同。但缺点是,万一两人意见分歧,不合作,就发生南辕北辙,各行其是的纷乱局面,后果不堪设想。

很幸运的,我们两人都能推心置腹,互助合作愉快。凡事都先商量好,统一意见,才拟定办法公布实施。八年来,校务推行顺利,毫无阻碍,足以告慰。

职务概要

教导部门的职务,约如下:课本选择,课程编排,教学进度,作业规定与检查,考试测验,命题标准与评分,升留级与编班,公民训练,纪律管制,学生行为考查以及各种课内外活动分配等等,这些都是学校教育的重要事项。总之,教导部门,犹如总理公署,职繁任重。

据旧同事说,以前在这几方面,都相当混乱,不上轨道,更有许多不合理之处,比如课程安排,未能于开学前公布,一到开学,只好上临时课。所谓上临时课,是由教务主任,临时分配,这一节课,你上这班,他上那一班,教师人课室,主要任务是维持秩序,不让学生吵闹打架就行。要上什么课呢?各人都懵然,无从施教。各班学生未公布,班内学生调出调人……这种混乱局面,有时拖延一两星期,这是教学上一大弊病与损失。

课程编排,也是令人伤脑筋的事,因为须兼顾个别教师爱好与他的实际需要,还有当时有不少教师,外头有兼职兼课的。听说,有些教师因特殊情况的需要,自己先编好个人授课时间表,交给教务主任照办,为此其他教师授课时间必须迁就他,那些不敢计较或不好意思提问题的教师,只好忍气吞声,埋怨抱恨……有些却悠闲得到学校对面咖啡店跷脚聊天……工作轻重不均,忙与闲失调等等都会影响整个学校教学与工作情绪的运作与效率的,所以课程的安排,非同小可,要特别考虑周详,视各教师的特长技能与学校的实际需要,作恰当的安排。

我上任之后,针对时弊,将这些不合理的现象一一消除,在开学之前两天召开教务会议,即席将编好的课程表与学生名单,送交各教师手中,(学生名单两份,一贴于教室)。由于编排前周详考虑,公平合理,劳逸适当分配,各无怨言,乐意接受;或有一二有私己而异议者,请他与有关同事,私下商谈解决,但须经教导主任认可。

此制度一立,秩序井然,一路顺风,免费唇舌,免伤脑筋。从此学校上了正轨,运作顺畅。

创办道南黄昏中小学

道南夜学,历史长久,但是情况难令人满意。学生学习情绪低落,程度参差不齐,行为散漫,穿拖鞋上课,不交作业,有的无心向学,一到学校,将书包往抽屉一扔,便相偕到皇家山(福康宁山)拍拖去了。

记得1958年,学习风气开,各地纷办起夜学来,开设国语班(马来语)等等。我即向校长建议,道南夜学应跟上潮流,振作起来,不然还是关掉……校长说:“关掉可惜,让孩子失学不可以……不然由你负责改组吧!”这突如其来重任要我负?我犹豫一下:“让我考虑一下才答复。”我考虑是如何改组,改组会遇到什么困难与阻碍?如何克服这些难题?

我考虑后,即写一份改组纲要交予校长批准。

1 夜学(小学)照办,但须加以整顿。

2 增设中学部,称为道南黄昏中学。

3 小学部教师由原有教师担任,中学部教师聘请校外教师担任。

4 为使学校改组顺利进行,在校长领导下由我全权处理。

校长同意我的计划,即批准。

我即着手筹备,先托在南大读书的朋友代物色语文(中英文)、数理等主要科的同学来帮忙。得到他们热心的协助,找到所需要的人才。这是一批开天辟地的生力军。他们热情卖力,不计较酬劳。我便拟定招生、课本、课程、作业等章则。当一切准备妥当,即发出招生通告。令人兴奋感动的是:报名的第一个晚上,竟然来了一大批青年,挤在楼下礼堂等着上楼报名。这踊跃的情况,出乎我意料之外,要如何安顿这批热情求学的青年?我从二楼走廊,以扩音器向这批少年说明:

1 欢迎各位来夜学报名,赞他们有志求学,不过本校初创,一切设备尚不足容纳太多学生,另一方面是师资又缺乏。

2 如果本期未能获得录取,不要失望;第二期再来。我们受到你们这么热情踊跃的鼓励,一定设法收容。不过希望大家要充分准备人学考试,本校是按照普通的课程教学生,将来可参加会考。

经过我说明以后,竟有不少人离校而去,这可能是听到我宣布,人学要考试,他们一时来不及。

小学部,也经过适当的试验,重新编班,因此淘汰了不少无心向学的学生。从此各年级程度整齐,利于教学。道南黄昏中学就这样兴办起来了。

我把重心放在中学部,经常召开会议,听取各教师意见,逐步改善措施,有时利用课余到五丛树脚(伊丽莎白道)喝茶,交换意见(当时此地设有茶摊,有椅子出租)。

我在道南黄昏中小学,施行一项极不合理的行政措施,即中小学教师待遇一律平等。这是违背原理原则的,也是违背良心的事,我在施行这条例前,再三再四考虑,明知是不合理,但结果还是执行下来。我曾与校长及中学部同仁详细分析其原因:我说明苦衷来,如果不这样,那么小学部同事为了争取较高的待遇,一定要求到中学部来,这样中学部同仁可能要调到小学部去授课。这与我的原意相悖。中学一定办不好,功亏一篑了!我的心血将白流。还好这苦肉计,都获得中学部同仁接受,无怨无尤,不减工作热情,明知这是对中学部同仁不利、不合理。这个不合理是要给小学部教师们多点甜头,让他们安分守己地在轻松的小学教学。

中学部教师,深明大义,他们是获得不同待遇,而且他们都是每晚上从老远的裕廊校园赶来赶回的,辛苦极了。如果不是有一股热情与理想,哪能如此任这份苦差事?如果不是有这批热血有理想的青年来协助,道南黄昏中学是办不起来的,也办不到这么出色。至今我仍怀念他们,感激他们!我于1960年离开道南,到更生学校接任校长。后闻道南黄昏中学生学生参加会考,多人获得毕业证书,私衷甚慰!

母校五十年代部分老师。道南学校,规模大,历史久,人事复杂,教导部门又是重要的部门,工作繁,责任大,要进行的事与全体同仁息息相关,凡事秉公办理,光明正大,合理合情,众人皆服。

八年是一段不算短的日子,身历其境,所为所闻所见,不胜枚举,只因日子久了,许多事都模糊了,凭记忆来写,难免有错误。

附诗一首:
执鞭八载忆前情,校内融融景复明。
同事谆谆施教育,学生矻矻注神聆。
良材成器精心植,俊杰栽培全力倾。
曾付心神勤播种,园中桃李竞繁荣。

“福建道南学堂”序 大清末代皇帝溥仪之师 陈宝琛的“福建道南学堂”序

新加坡倡议兴学蓋六七年矣然迄今闽粤始各有小学堂适余南来获观其成抑何幸也古者国旡人不学八岁入小学十五入大学化民成俗成德达才靡不由此今 天子奋然举二千年沿袭甯败之学校贡举更张以复於古益参以东西各国之所已行 诏书恳至部章明海内外氓庶罔有异视而南洋群岛学堂踵起至五十余所皆通国文習国语宗国教以薪为国民鸣呼盛已若夫成就之众寡速缓则视夫董理与教迪者矣吾甚圭坡之中观摩竟爽式廓於普及驯進於高等尤甚圭吾侨同心合力豫规中学堂以俟各校基础之既立而择以完全普通之学储为他日专门之材吾虽归每饭未尝不在息力也我父老兄弟其谅之乎

光绪三十三年二月三日

学部一等咨议官福建学务议长闽县陈宝琛识